加載項

SMBloggin

SMBloggin'

返回页首

以可持续城市设计愿景为目标:自然之城

写: Jorge Gerini | 四月 11, 2019

你可以阅读这篇文章: Español | English | 中國

试想一下,我们正生活在2050年:那时墨西哥有超过1.5亿居民。这让我们不得不询问,墨西哥是否为这种水平的城市增长做好了准备。我们是否正规划我们的城市,以便我们能以可持续的方式,容纳既有1.25亿墨西哥人之外的另2,500万人口?我们是否准备到2030年将我们的城市数量从384座发展到961座?(联合国人居署)。

在全球范围内,城市都是21世纪的决定性生态现象。尽管城市还未占到地球表面积的2%,但它们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也是当今大多数人类赖以生存的地方。在过去70年间,世界人口从26亿(1950年)增长到74亿(2018年),这不仅导致前所未有的城市发展,还带来了社会和环境挑战(联合国人居署)。

事实上,到2030年,估计世界人口的60%将生活在城市中。如今,城市消耗了超75%的自然资源,排出的二氧化碳(主要来自能源生产、汽车和工业)占全球排量的60%(联合国人居署)。

© Sordo Madaleno Arquitectos. Urban project sktech.

在全球化的世界中,尽管城市提供了各类经济增长机会,但无论是在内部还是边界之外,城市都是环境危害的最大贡献因子(Newman和Jennings,2012年)。实际上,研究表明,城市为获得必要资源所需的面积要比其所占用的表面积大178倍(Rees和Wackernagel,1996年)。

今天,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必要摒弃将人类与自然分割开来的观点,我们应提出一种新的愿景,即城市不仅是为了人类,也是为自然而建造。通往可持续社会的道路不仅需要重建社会与自然之间的联系,也需要在它们之间产生代谢过程。而这将迫使我们质疑诸如社会、空间不平等等社会现实问题。

正如Molina和Toledo所说:“我们已达成一项重要承诺:抑制社会内部的不平等交流是在社会与自然之间建立平衡的唯一可能途径。”(Molina 和Toledo,2014)。

为促进城市区域内外的生态和社会再生,城市必须成为变革的引擎。为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必须将注意力投向城市与其生态区之间关系的共生型诠释(Newman 和Jennings,2012)。

© Sordo Madaleno Arquitectos. Street section for a new urban proposal.

Robert Park说出了真相:“总的来说,城市是人类最坚定、最成功的尝试,人类按其内心的渴望重塑了其所生活的世界。但是,如果城市是人类创造的世界,那么,这个世界就是人类从今以后注定要生活的世界。因此,在对其所开展的工作无明晰感觉的情况下,人类在创造城市的同时,也间接地重塑了自己。”(Robert Park,1967)。

城市不断为我们提供重塑自我的机会。正是基于这种理念,我们构建了城市的新愿景。那是一座基于可再生的城市主义,秉持重塑城市生态系统角色的理念,以人为本的可持续发展城市。我们必须在恢复人类尺度,促进社区生活的同时,继续了解城市生态承载力。

© Sordo Madaleno Arquitectos. Radios of action.

也许在城市设计方面,我们可以问自己一个最基本的问题:我们想要什么样的城市?正如David Harvey所说的那样:“我们想要何种城市的问题不能与我们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们寻求什么样的社会关系,我们想与自然有什么关系,我们渴望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我们拥有什么样的审美价值等问题割裂开来。” 答案只能来自集体愿景和重塑城市的机会。

在Sordo Madaleno建筑师事务所城市化部门,我们的目标是探索创新方法,帮助城市在规划阶段将自然融入设计,从而不仅提高其居民的生活质量,还可确保未来几代人继续享受城市生活。

参考文献

  • Harvey David(2012)《叛逆城市:从城市权利再到城市革命(Rebel Cities: From the Right to the City to the Urban Revolution)》,Verso Books(英国沃索出版公司)。
  • Newman 和Jennings(2004):《作为可持续生态系统的城市:原则与实践(Cities as Sustainable Ecosystems: Principles and Practices)》。
  • 联合国人居署(2019),Tendencias del desarrollo urbano en México(在线访问)
  • 联合国人居署(2019),气候变化(在线访问)
  • Rees 和Wackernagel(1996),《城市生态足迹:为什么城市无法可持续发展,以及为什么它们是可持续发展的关键(Urban ecological footprints: Why cities cannot be sustainable—And why they are a key to sustainability)》。第16-4-6卷。223-248页。
  • Robert E. Park,Ernest W. Burgess 和 Roderick Duncan McKenzie(1967),《城市(The City)》,芝加哥大学出版社。
  • Toledo, Víctor(2013),El metabolismo social: Una nueva teoría socioecológica. Relaciones.

————————————————————————————————————————————————————

Jorge Gerini目前是Sordo Madaleno建筑师事务所城市化部主任。他对城市充满热情,并一直致力于寻找可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实施可持续战略的新方法。Jorge曾就读于瓜达拉哈拉大学(University of Guadalajara)建筑系,其后在伦敦大学学院(UCL)的巴特利特规划学院(Bartlett Planning of School)攻读可持续城市规划硕士学位。

發表評論

分享

有关
Expanding the meaning of sustainability
Expanding the meaning of sustainability
由: Daniela Cruz

Coming soon in Chinese. For several decades now, the co [&he ...